我們倡導的是品質生活并不是裝逼

发布时间 : 2019-12-18 13:44作者:手机版必威浏览次数 : 190次

當越來越多的高品質被物質表現或者生活方式開始和普通人不太一樣如何擺脫別人認為你是在裝逼的看法?“所謂「逼格」即「裝逼」格調的檔次。「逼格」越高,說明你在「逼格食物鏈」的層次越高。逼格高的人面對逼格低的人時,能夠憑借與低等級的人對比而獲得更多優越感。”這是百度百科里“賈氏芥末”童鞋對這個詞條的闡釋。只不過裝逼者側重于「裝」,而逼格只是一種客觀等級。所以逼格和裝逼是有區別的,當你不裝逼時,逼格就不能稱之為裝逼。怎么理解呢?就是你有很高的逼格,但不去裝,就不能算作裝逼。裝逼者是指有意識地做出某種行為言語,將自己的等級抬高,以凸顯自身的優越感,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所以重點在于“裝”。逼格高低都好判斷,但是怎樣才叫裝,為什么要裝和有沒有裝,卻很是容易被混淆。這篇文字的目的就是梳理“裝逼”這種行為的心理學和社會學意義(這句逼格可高?)。|“為什么群居社會環境里的人要裝逼“和“裝逼的必要性”說人類從穿衣服的那一天開始,就是在想以此來表明自己與他人的不同,這樣來看,獨立意識算是人類本能的產物了。這種對“與他人不同”的需求就是“小眾心理”的本源,在很多現象里面都有體現。從傳播的視角來看,一種現象的流行,都有其必然的軌跡。比如十幾年前流行的染黃頭發。一般最初染黃頭發的一小波人是最有見識的那一批,審美與獨立意識和對時尚的敏銳,讓這些人在大眾還沒聽說過“頭發能改變顏色”的時代,把數千年來一成不變的黑發染成了金黃色。漂亮炫酷又洋氣(那個時代對時髦的概念就是“洋氣”,這是另一個課題),在眾多黑頭發里,鶴立雞群。第一批看到的人還是有欣賞力的群體,想到“我也要和那些黑頭發不一樣,也要漂亮炫酷又洋氣”,于是有了第一波“效仿”。這個時期的“效仿”還是帶著新鮮的,獨立意識大于審美,就是最初的“小眾”。然后“黃頭發的炫酷風”在這群人的推動下迅速蔓延,傳承也在眾人改革里推波助瀾,有了多樣性,有的染一撮,有的染表層等等。當流行的風刮到沒有審美力的草根階層時,“裝逼”,就出現了。二三線城市的青年染了黃頭發從一線城市回到家,走在被矚目的街上,便有了“時髦”的優越感。這個時候最初源于“審美與獨立意識”的黃頭發開始淪為“虛榮心”(時尚與時髦不同的是,時尚是審美,時髦是姿態)。于是人人都想染黃頭發來與表明自己很時髦,便是“偽小眾”,裝逼的中堅力量。被調侃泛濫的搖滾樂和小資也一樣如此:八十年代文化制約剛放開,最初一定先是有一批見識與審美力逼格都很高的大院權貴二代,眼界和條件剛好可以早于大眾接觸到最新的音樂形式,搖滾樂與青春期一拍即合,就有了第一波搖滾青年。年輕的時代一定是崇尚年輕的,所以八十年代反叛與激進的文學藝術是年輕人追捧的主流。當一種概念象征著“獨立、自由、理想”等崇高的時候,必然就會有一批同樣有此情結的獨立意識青年追隨,于是“搖滾”開始像潮流一樣在地下蔓延。這是第一批,真心喜歡搖滾樂的那一批。還是一樣,任何概念到了沒有審美力的草根階層,“裝”,就會出現。這個時候很多人開始把聽搖滾當成與大眾劃清界限的“小眾優越感”。好不好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聽李志顯得很文藝。有次在昆明的藝術學院附近轉悠,看到有個酒吧門口貼著一張演出海報,樂隊名叫“唐茄弄”。覺得海報做的挺好的,就進去聽。音樂做的真是好極了,一個多小時,不斷有驚喜。但整個演出就只有三個聽眾,還有一個是喝啤酒誤打誤撞進來的。于是你就發現,這要是二手玫瑰,就一定會是門票賣到120都排不上隊。奇怪的年輕人,二手玫瑰果真好聽?看音樂節就知道了,那些舉著rock手勢,搖著旗的,都不是來安安靜靜聽音樂的。到底聽的還是姿態。|品質于心,裝逼于形“小資”也一樣,日子最先小資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小資,喝咖啡吃西餐曬太陽是很日常的生活。是另外一批人把他們的生活定義為“小資”。一種生活方式被概念化,又象征著某種優越,文學影像稍加點柴,概念就會變潮流,直到效仿泛濫到草根階層,開始淪陷。于是鞋廠上班的艷艷也要小資一把,吃肯德基吧。設計公司的員工小李也要小資一把,據說在星巴克喝咖啡,一定要帶著筆記本電腦,并且聯想的還不行,必須還得是蘋果的。坐在星巴克,喝著咖啡上上網,和坐在火車上吃著泡面與啃火腿腸一樣,黃金搭檔。于是小李每天下班就提著筆記本去星巴克點一杯只能喝出苦味的咖啡,打開電腦,WIFI自動連接。但最近沒見小李再過來,聽說是電腦壞了。我們都知道手串最初一定是作為一種裝飾品存在,喜歡美的人兒將漂亮的木頭或石頭串成珠,戴在手腕上,就像姑娘給發髻插上銀簪子。本是審美的產物,現在卻被不考慮審美的草根階層玩成了“這串兒珠子多少錢?”。裝逼的人戴的串已經和美無關了,和穿衣服選擇品牌一樣,不過就是攀比資本。什么高星密月鳳眼菩提,真不覺得能比你攢的野桃核穿起來好看。那是帶著情感的,材料本身就不該有差異,差異在于它有情感在里面,有過程在里面。最頂級的奢侈品賣的都是手工藝與情感。體育運動也一樣,據說打網球的就比打羽毛球的逼格高,其實就是因為打網球比打羽毛球貴。也就是說越是花錢多的項目,逼格越高,比如馬術、登山、棒球、高爾夫等,非平民階層能夠玩的起的,都可以在朋友圈曬一曬,滿足下虛榮心和優越感。裝逼的中堅力量都喜歡帶著馬術頭盔和馬合個影,或者也要買一身和王石一樣套裝,登個珠穆朗瑪峰。并且,一定得留個影。文藝女攢點錢也要去一次西藏,最起碼也得去一趟麗江。剛有口號提及復興傳統,就都開始穿漢服,買古琴,盤珠子,哪個工作室要是不整點茶道擺張古琴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當代藝術家。裝逼的群體隨時都會粗暴地入侵一個又一個新領域。以此去推,族繁不及備載。有時候我也很矛盾,國學熱、串珠熱總比“哈韓哈日”強,群居社會么,總得熱點什么。但雖如此,看到穿著所謂“漢服"游街的、明顯在愚弄人智商的,還是很想遞瓶藥。不過從另一個層面來看,如果沒有“偽小眾”這類裝逼的中堅力量去破壞最初的那些干干凈凈的“獨立意識”,文化生活就不會有新的時尚風向標出來。就像染黃頭發的風潮,蔓延到最最底層的草根階層時,已經只剩下廣場大媽漂染和小混混的挑染了。小眾淪為爛俗的大眾,染黃頭發的“時尚性”也就徹底劃上了句號。然后短發寸頭的女性開始帶著陽光明媚的自信如雨后春筍。就像鞋廠上班的艷艷也要小資一把時,“小資就死了”,然后“小清新”開始火起來。就像曾經比游戲機廳還多的保齡球館如今再也看不見,高爾夫球場卻逐日泛濫。可以說沒有“裝逼”就沒有豆瓣,甚至微信也普及不了這么快。沒有“裝逼”品牌就沒有存活的可能,精品住宅豪車什么的就不會有市場。獨立音樂、咖啡館、西餐、韓國/日本料理、昂貴品牌服飾、串珠、茶文化、獨立電影、公知等等的存活都得益于那些“偽小眾”的裝逼犯。所以不要小看“裝逼”,“裝逼”優越感和虛榮心的產物,是流行文化的源動力,是經濟發展的基石。至于誰是真心喜歡,誰是裝逼,誰在自作聰明愚弄你,和對象的誠意其實并沒有多少關系,這完全取決于看者的眼界與判斷力。



  • 必威:懷生國際設計翁嘉
  • 必威:email160protected
  • 上一篇:KSL璁捐浜嬪姟鎵€鍗氬

    下一篇:佛山室內設計場的魔力改善